记第一次拍摄

前天给J & L拍了毕业照,是的,他们毕业了。他们由于一些原因,很遗憾的无法参加7.19的毕业典礼,就提前拍了毕业照。

些许感慨,他们是我来澳洲第二个学期认识的老乡,相识也快有两年。国外大学没有班级,自由度高。对于我这种有轻微社交障碍的人来说,明显提高了交朋友的成本,难以维系人际交往的紧密。好多好多人与我都只有一个学期的缘分。这样一比,两年,确实很长很珍贵。

去年他们恋爱了,与我也住的有段距离,再加上去年我的状态也一直不是很好,今年我又搬的更远了些,和J这位朋友的来往急剧减少,这么长的一年时间里,见面的次数少得一只手都数得过来。

因为不常联系,我一度以为,J不算是在我好朋友的范畴内的。不过,我总说自己很差没有朋友,而且常常感到孤独。分离是人世的常态,相伴才需要特别的理由。所以孤单也没什么大不了的。

有时候真的挺感谢自己懒得删微信记录的习惯,今天偶然翻了翻历史消息,那些照片,是一直被我遗忘在记忆角落的存在,布满灰尘。原来,我们是有很多很多交集的,一起吃过饭,一起穿着小裙子参加过party,带我逛过北京城,一起在国外过元宵……

今年我也真切意识到原因,是我的不主动,把好多人都弄丢了,是我自己把缘分生硬截断。我也不是那种酷酷的可以不需要朋友就往前走的人。我很需要,是的,需要的。

说着说着好像跑题了,sorry。

南半球正值冬季,比不上北半球的夏季可以穿漂亮的裙子,好在阳光最盛的中午,还能忍一下穿两件。一开始大家还挺拘谨的hh,我也是第一次规规矩矩地拍人像。摆拍总是不自然,应该多准备一些笑话来着。一边拍着一边走过了大半个校园,打卡一些标志性地点和有回忆的地方。

从正午到傍晚,拍了263张。一张张笑颜,真的很令人动容。

相机使片刻成为永恒。

未命名作品.JPG

都说毕业分好几次,最后的考试是一次,拍毕业照是一次,正式离开学校是一次。J,L啊,我有幸参与了其中一次,也有幸拥有这段长长短短的缘分。

越长大越抓不住时间,分别就在眼前,明天,我的好朋友们就要离开南半球这块土地,去往另一块繁华大陆深造了。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再次相见,那会是一年,五年,十年后吗。

J,L啊,新生活就要开始了呢,希望你们顺顺利利开开心心的迎接下一站人生,答应我,有空常联系,毕业快乐!

我不难过,我要去睡觉了,醒了还能见上一面。

我亲爱的
好朋友

相识一场渐行渐远的朋友,当年我自云云人海中独独看到了你,如今我再将你好好的还回人海中。请你珍重,千万千万。


17/06/2019 凌晨
于堪培拉


最后修改:2019 年 09 月 12 日 01 : 49 AM
觉得文章写得好或者对你有用,可以请我喝杯卡布奇诺吗?